德国女配角出现在法兰西共和国墓地,比方在描

2019-10-07 20:10 来源:未知

图片 1

所有那些,对爱与艺术的信念。

德国女配角出现在法兰西共和国墓地,比方在描写Adrian和Franz之间虚拟关系的闪回镜头中。欧容的电影,一旦爱上了就会一部接一部地追下去。此人出片的频率稳定,质量也稳定,作品中有着天蝎座对人类的冷眼旁观,也有男同志最擅长拿捏的情欲。

图片 2

从《干柴烈火》到《八美图》,再到《花容月貌》、《登堂入室》、《新女友》,一路追过来,一直把他看作西班牙鬼才导演阿尔莫多瓦的两生花,两人都对人性极为敏感、关注女性的独立、难以割舍同志情愫,并且故事总游走在犯罪边缘。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两人画风又是各具性格,迥然不同,阿尔莫多瓦是明艳热情的,欧容是冷静客观的。

影片改编自流亡美国的德国导演刘别谦(Ernst Lubitsch)的名作《我杀的那个人》(Broken Lullaby,1932),讲述两次大战之间的一段赎罪和爱情的故事。热爱艺术和法国文化的德国青年弗兰兹(安东·冯·鲁克Anton von Lucke饰)在一战中死于战场。他的未婚妻安娜(宝拉·比尔Paula Beer饰)是个孤儿,战前便长期住在他家,弗兰兹死后,她对两位老人更是像女儿一样。但一位神秘的法国人阿德里安(皮埃尔·尼内Pierre Niney饰)的来访打破了小镇的平静,他声称是弗兰兹战前在巴黎结识的好朋友,却没有人能够确证。“真相”逐渐浮出水面,阿德里安就是在战争中杀死弗兰兹的法国士兵,然而此时,与弗兰兹一样温柔优雅、热爱艺术的阿德里安已经俘获安娜芳心。
三十年代的原作以男性视角为主,但一向妇女之友的欧容想要从女主人公的角度来重讲这个故事,对剧情也有所调整。比如在刻画阿德里安和弗兰兹之间虚构关系的闪回镜头中,将两人关系表现得十分暧昧,又暗示阿德里安对女性身体的抗拒。于是影片又比原作多出一种解读,也即阿德里安是弗兰兹战前在巴黎的情人,但却不得不在战场上面对彼此。至于他们的爱情,是不可诉说的,只能以死亡来掩盖。
影片大部分以黑白拍成,这与欧容一向喜欢玩弄色彩的风格很不相符。他解释说,在采景的时候就发现当地的夏日景致在镜头下显得非常艳俗,并不能体现影片需要的那种战后的萧瑟忧伤。然而片中有几个场景还是用了彩色,并且一点儿都不俗。最重要的两场,一是阿德里安在弗兰兹父母的恳求下,用亡者留下的小提琴为老人演奏,音乐响起,幽怨清冷的黑白被温暖的彩色取代,好像音乐给了丧子的夫妇和失去未婚夫的安娜重新带来了生活的意义和希望。另一场是男女主人公在野外游玩,安娜逐渐对这个阴郁的法国艺术家产生好感,爱情在牧歌般的背景下诞生,把生命重新染上了颜色,驱逐战后萧索的阴霾。
虽然影片大量刻画战争带来的痛苦和遗留下来的仇恨,对爱与艺术的信念是导演的终极信息,尤其是艺术。弗兰兹和阿德里安都热爱音乐和诗歌,作为德国人的弗兰兹还是个法国文化迷,最爱法国诗人保尔·魏尔伦,后者与兰波的爱情也是文学史上著名的禁恋故事。魏尔伦最著名的作品《秋歌》(Chanson d’automne)在片中屡次出现,和音乐一样,成为语言尽头人物交流和情感流露的终极手段。也许语言会造成误解,但艺术化的语言,可以帮助来自不同国度、不同文化的人们走到一起,抚平战争的创伤,避免惨剧的再次发生。
《弗兰兹》中另一件贯穿始终的艺术品,是一幅罕为人知的马奈画作《自杀者》(Le Suicidé),其直接作用是暗示阿德里安在难以承受的创伤下有自杀的愿望。《自杀者》是马奈作品中无法被归类的一幅,让艺评人和艺术史家们伤透了脑筋。最后大家都说,这也许是马奈对当时存在的任何绘画技法和流派的一次全面大背叛,包括对自己的风格。
这幅画现藏于苏黎世,很少与马奈的其他作品一起展出,欧容为了剧情需要,把它的复制品放在了卢浮宫中。因为放下枪支拿起提琴是一种自杀,舍弃辩论选择诗歌也是一种自杀,在这个充满冲突和威胁的世界里,要舍弃自我防卫而选择敞开胸怀常常是一种“自杀”行为。所以很少有人放弃戾气而选择爱与艺术,所以我们常怀仇恨与后悔。但这种“自杀”是真正的涅槃,是人类得以远离痛苦的唯一方法,在卢浮宫无数藏品中,只有选择《自杀者》才能得到永生的幸福,这便是《弗兰兹》中的呐喊,也是欧容作品中最宏大的命题。

这一年两人正好都有新片,阿尔莫多瓦的《胡丽叶塔》延续了以前的风格,用鲜艳明媚包裹住破碎的生活。欧容的新片《弗兰兹》却令我出乎意料、大吃一斤。

《弗兰兹》入画便是沉静的黑白色,静得几乎要性冷淡,画面中有墓园和孀妇,告知着本片是个严肃题材。接下来又发现,长于拍生活小品的导演这次竟然涉及完了爱情、战争、死亡三大题材,故事发生在一战后的德国人法国人身上。男主角讲着巴黎的绘画、音乐、诗歌,讲到同性恋诗人魏尔伦,我蛮以为熟悉的欧容回来了,终于要开始花样搞基了,没想到笔锋转了又转,到最后竟是止于唇齿的异性恋。啊,我一定看的是假欧容。

可是,这精巧的故事结构除了他又有谁能做到。开头,法国男主角出现在德国墓园,引发和女主角的一段情;结尾,德国女主角出现在法国墓园,继续追寻这段情,两幕戏发生在不同国家,而场景布置刻意雷同,呼应得令人叫绝。全片就像是成都地铁网,一圈绕着一圈,回环往复,环环相扣。例子还有很多,如法国男在德国遭遇德意志老粉红齐唱国歌示威,与之相对应的,德国女也在法国遭遇了法兰西自干五齐唱马赛。

德国、法国本是亲手足,老祖宗同为查理曼大帝,就是扑克中的红桃k。查理曼死后其子虔诚者路易一世继位,路易一世死后,长子洛泰尔继承了中法兰克(今荷兰比利时)、意大利还有德国法国中间的地带。三子秃头查理,继承了西法兰克王国,相当于今天的法国;次子日耳曼人路易,继承了东法兰克王国,相当于今天的德国。法德的纠葛历史真难理清,其中省略五千字,总结为一句话: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法兰西王国多次吊打过还没有统一的德意志,德意志也有过打得拿破仑三世投降的风光战绩。不过客观点来讲,普法战争之前,法兰西可谓是专注破坏德意志发展,让仇恨的种子张成了参天大树。一战德国战败,德国当然委屈、不服。

《弗兰兹》的故事就发生在两国人民情绪极度对立的这个时期,男主角则是民族主义热潮中一位势单力薄的和平主义者。个人难以抗拒时代,即使内心白鸽飞翔,也会被驱赶到战场,拿起枪,而中弹身亡的“敌人”,可能也是一个身不由己的和平主义者。影片中,还有一位送儿子上前线,在儿子战死后开始反思战争的父亲;还有一位慈爱善良的母亲。这些美好的小人物夹在时代洪流中,因为清醒而痛苦着,比藏身于集体中的人们要承受更多的煎熬,但也因为懂得和解,而收获了更多的幸福。

影片大多数时候是凝重的黑白色,照应着现实生活。只有在主角开始编织善意谎言的时候,画面才有偶尔的色彩。其中,男女主角散步的一场,那色调、那光线,如同马奈的油画《草地上的午餐》,七分诗意三分情欲,这幅画在当时挑战了学院派的权威,也惹恼了上流社会。可不正如影片中的爱情,挑战着两国主流价值观,得不到同胞的祝福。

片中多次提到马奈的一幅画——《自杀》,这是男女主角都喜爱的一幅画,也是女主那战死的未婚夫喜欢的一幅画。两位男士看这幅画,看到的是痛不欲生,而女主在饱经世事后终于看到这幅画,她看到的却是劫后重生。死生亦大矣,要有面对死的勇气,才能有享受生的权利。战争摧毁了诗歌、音乐、绘画,以后的生活会怎样,谁也不知道,与其追随大时代的脚步,不如顺着自己的心意凛然前行,这是女主角的选择。

战后的社会是一个畸形的社会,人们失去了太多,因而心情低落,心冰冷,可是偏偏有那么一点热情,只为仇恨而燃烧。所以一战之后还会有二战,二战之后也一直有战。毕竟,清醒的人、冷静的人是少数,人们宁愿活在虚假的集体氛围中,也不愿意为了保持清醒而承受痛苦。

《弗兰兹》中的社会氛围属于一战后,又不仅仅是一战后。可是片中那吉光片羽般的美好瞬间,却仅可能出现在电影中。欧容才不是一个熬鸡汤的导演,而是用诗歌的节奏来推动充满悬念的剧情,用克制的镜头来传递意犹未尽,这个故事,不管你看到了秋风中的枯叶,还是看到了草地上的阳光,都能感受到一份震撼,不猛烈,但是意味深长。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绿流dr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www.4155.com-www4155com新萄京娱乐网址『首页』发布于明星八卦,转载请注明出处:德国女配角出现在法兰西共和国墓地,比方在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