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一个个睡不着的夜晚坐在东京一个酒店

2019-10-30 02:26 来源:未知

   她在一个个睡不着的夜晚坐在东京一个酒店高层的窗台边,不知道这个城市的安眠药藏匿在哪个灯火之间。学哲学,穿短裙与短打外套,打白色透明伞走过一条又一条东京街道。
  他在失眠的时候去酒吧喝酒。中年危机像酒精,让人沉陷又拒绝。不停拍一个两百万片酬的广告,笑容职业。游泳,因为睡不着。黑色西装,体形略微发福但很高大。
  《迷失东京》。
  没有出轨没有暧昧。简单而坦白的交谈,不掩饰什么,两个灵魂都背负着一些空洞的痛苦。
  在一本杂志上看到关于这个电影中插曲《ALONE IN KYOTO》的乐评,左页插了一张电影的海报,开始对这个电影感兴趣。在一家便利店的货架角落找到它。塞进DVD机子里。背景音乐很淡,像日本烟的味道。
                 
  第二次看这部片子,是在一个朋友家。夏天。睡在退色的木地板的凉席上。她说,喜欢这个片子吗?我说,以前看过了。断断续续地说些话。她说她常常去十九楼的屋顶上喝酒,也会在酒吧跟不认识的鬼佬喝长岛冰茶,和英国人说法语,和德国人说日语,反正学了那么多语言不用白不用。我问她,还开心吗?她的头发染成紫红色,遮住脸上的神情,沉默地看着屏幕上的列车。AIR的插曲响起来了。列车穿过东京郊外。陈绮贞的《DEMO3》里收过一首歌,叫《坐火车去传说中的湘南海岸》,是OS格式,非主流的音乐总是不热卖,却张张都足料。林韦哲在改变她,以电子的迷幻诱惑。《静静的生活》的前奏就是电子和民谣的一次握手言欢。
  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快记不得。
  万古与长画,不如观望;沧海桑田,只是瞬间;往来和今昔,何必记取。
  “你说开心就开心吧。”她这样说,起身去找冰箱里的软饮料。腿很长,赤脚。她一直喜欢赤脚,我知道。她说她在一个零下几度的冬夜光脚穿着黑色凉鞋在天桥走来走去,梦游一样。失眠加失恋催生的异样情绪。
  我知道她并不如意,我也一样,我的身体里一直住着一个寂寞的女子,偶尔在镜子前爬出来,静静看着我,擦掉我落下来的泪。“快结束了吧?”我接过她丢过来的罐子,问她,直起身体。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影碟机的蓝色光屏和正在播放的屏幕光亮。依旧很闷热。
  她说,是的。快结束了。一口一口喝啤酒,仍然是她读书时喝水时的姿势。“我下星期去日本。”她说,睡下去,身体蜷缩。
  我们不经常遇到,但是遇到就会耗很多时间做一些无聊的事,比如看碟,比如坐在太阳伞下喝冰咖啡,比如聊天,有一句没一句的。朋友分很多种,有一些用来吃饭逛街,有一些用来搞笑打闹,还有一些,像惰性分子,不强烈不热闹,用来分解寂寞。
  她曾跟我说,为什么18岁以前不能结婚呢?我想越早结婚越好。我想有个完整又美好的家。
  我问她现在还记不记得这句话?她笑,牙齿洁白。“记得。”她说,“我那个时候想,有个归宿,不要再这样浪迹,太辛苦,你知道我从小就跟着我妈跑来跑去。”
  破碎的童年,伤口隐匿却持续疼痛,栀子花开成一片海,又在一夜之间败落。心里还是一直希望着的,希望有一天,这会是个幻象,只存在于噩梦之中,自己还是幸福的。
  “那个时候,你说你想生个女儿,用一辈子的力气来爱她。你记得吗?”她说,又笑。我很久没看到她这种单纯的开心样子。我也笑了,“我到现在还是这样想的。”
  后来一直没再见到她,偶尔想起她,她的脸,她的眼睛,她的手指还有一起看的电影《迷失东京》。画面残缺,镜头模糊,只是感觉还是那么真切的,仿佛那么闷热的夏夜重临。
                 
                 
  在东京的一个酒吧,她带他去见朋友查理和一堆朋友。他在西装里穿了一件很是花哨的T-SHIRT,她笑他确实有了中年危机。他在浴室里脱下,穿反面,叫她把商标剪下。她仍然穿了短裙,腿很漂亮。唱歌的时候戴着粉红色假发,有种清纯的美感。
  在一个寿司柜台旁,她给他看崴了的脚,他说,你得看医生,我带你去。他在等候区和一个日本人交谈,语言不通,但是讲得很开心。她在医室里接受检查,讲日文的医生给她看脚部的光片,她很耐心地听着听不懂的日文,出来,看到他抱着一只可爱的玩偶。彼此都笑起来。
  《迷失东京》。
  买回来的碟只有中文字幕,她的声音有点哑,一点点性感。她躺在浴缸里戴着耳机的时候,她等在地铁站台长发散乱的时候,她在寺庙里一个人跪拜的时候,我都觉得她的身体里一定住着我的灵魂,如此相象的寂寞。
  我很久不出去,窝在家里,和外界有时差。吃很少的东西,习惯饥饿,喝大量的水,浸润细胞。持续上网和打字,渐渐远离语言。认识一个同样寡言的男生,见面,喝了很多的奶茶然后告诉他我不喜欢奶茶,一点也不喜欢,只是我喝了太多的水,一直,我需要味觉。
  以前是一个人走路,穿着木制的凉鞋,走完两条街脚会痛,但是之后就会没感觉。现在是两个人走路,仍然是安静的。没有太多的话要说,这是一种妥协的拒绝。他说:“你很不快乐吗?”我说:“没有什么能让我高兴的,就是这样。”街上的恋人多得叫人心烦,像是不停吃纯巧克力一样的腻味感受。
他有时很忙,总是在图书馆找资料。我就自己吃饭,买衣服,逛超市和商店,挂着耳塞,听不到人群的声音。在一家陌生的餐厅尝试着要两份招牌鸡块,手艺很差,勉强只能吃掉一份,把另一份放在一幢高楼的门口,有拾荒的老人伛偻着身体半躺着,倾过身子来接袋子,和我说谢谢。手很瘦,青筋暴起。我知道这个城市像一对重重的对立力量支配的矛盾,扭曲地发展着,悲欢聚散,贫富寒暖,都存在着,生生不息。
  我打电话叫他下来,我说我只是很害怕看到整条街只有我是格格不入的单数。他的包里装着很多书,他很有兴致地告诉我一些学术细节。我告诉他我在学韩语,看了一个韩国电影叫《春逝》,关于一个感伤的故事。
  我们似乎没有太多的交集,交谈显得累赘。又安静地走着。看到一家影院的海报——《迷失东京》21:00PM入场。问他:“看这个电影好吗?”我心里还是希望他能应的。他有些迟疑,说晚上还要做事。“那算了,回去吧。”我这样说,失望来得并不尖锐但很突然。走了几步,他又说,还是去看吧,你好象喜欢。我说,不,我不喜欢。他又开始和我说难懂的研究计划。
  和他分手之后我养了一只可卡。它很乖,常常趴在地毯上睡觉。我和它看许久之前买的碟,也看过一次《迷失东京》,我拍拍它的毛说,我也一样睡不着,持续失眠。它舔我的手指,没有戒指,右手中指上有个茧子,读书时留下的,太用力写字的缘故。而我现在很少在纸上写字了,我的键盘磨损得厉害。
  还是一个人走路,带着狗或是伞。伞是透明的白色,雨滴落的时候可以看到明显的痕迹,渗下来,画面是水样流动的质感。
                 
                 
  他们躺在酒店宽大的床上,不存在欲望的身体接触安全又宁静。就这样躺着,她说他不知道未来会怎样,婚姻?事业?也想过当作家,放弃了,还想过做摄影家,每个女孩子年轻时候肯定都想做摄影家。他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眼睛盯着天花板。
  她在寺庙里看到着盛装的日本新娘和新郎牵手走过去,AIR的插曲在末尾是一段澎湃的海浪起伏的电子模拟声效,非常逼真,像是放大的呼吸声。他认识了一个喝香槟酒红色头发的陌生女人。他醒来的时候那个女人穿着睡衣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他的神情似有些懊恼的。
  《迷失东京》。
  这部影片最感人的地方是在结尾,可以说是一次延后的高潮。夏利蒂和哈利斯(剧中男女主角的译名)在东京街头GOODBYE KISS.他在酒店的大堂看她走进电梯,又在赌车的时候下车去追她的背影。我注意到她喜欢穿黑色外套,和他一样。他们在东京的街头拥抱,她的脸埋在他的肩膀,踮着脚,眼睛红肿。接吻,SAY GOODBYE,两个背影,渐渐远离,彼此面带微笑。片尾曲响起。END.导演对影片的处理显得冷静又有力。贯穿着一种理性的力度。这也正式它的引人之处。如果这个故事仅仅是两个寂寞的受婚姻困惑的美国人在异国他乡缠绵短暂的露水情缘,那么影片也就只能成全一次越轨之行,毫无意义。
  看这个片子的时候,你会觉得味道很淡,但回味却很悠长,甚至有点烈性。确实,东京是暧昧的城市,而迷失是自我的救赎。
  由此,我愿意相信那些残存的美好,哪怕那只是光与影营造的幻象。
                 
                 
www.4155.com,  后记:我今天又是无所事事,不想上网,吃了午饭就在沙发上睡觉,开着音响。但是直到我听完整张专集,我还是没有睡着。于是上网,试图写一个小说,放弃。想打电话给朋友,都没人接。我承认我可耻地孤独着。很多人说找不到我,因为我停了手机又毕了业。我出去吃了饭又一个人在街上晃荡了三个小时,自己买了一件绿色的衣服,直接就穿回家了。在街上发现没剪商标,扯下。遇到说上海话的游客,一群一群,很是热闹。MP3没电了可我还是挂着耳塞。坐下来我就开始打字,我说那么多废话只是为了证明——如果你的生活和我一样无聊,那么还有电影,还有音乐,还有《迷失东京》,能唤醒一些沉寂的神经。

题记:LOST IN TRANSLATION,东京只是一座城市。如其他千万城市一样,都容易迷失。

现代化的城市就像一座迷宫,物质就是迷宫中的一个个出口,都像是最终途径,却都不是正确的出路。所以那些异化的人们,站在这迷宫中央,茫然无措。
这可能是所有人需要面对的事情,但是假如你内心足够强大,假如你足够应付如潮水般的寂寞,那么这就不是问题了。
电影是这么开端的,一个正在经历中年危机的过气影星,为了赚钱拍一组关于威士忌的广告而来到东京。结婚了25年的妻子关心家里地毯的颜色更甚于关心他,他内心寂寞却找不到情感的出路,他不需要生理而只是需要情感的安慰。
在东京,邂逅了同样寂寞的她。
这本是一个婚外恋的故事,看多了国产婚外恋连续剧的人一定会说:切!不就是那些小三么?不就是主人公发现带了绿帽子时歇斯底里么?
事实上此片的男女主人公只是面临同样的人生困境中,在不断地失眠中,他们只能在酒吧喝上一杯。此时,身边坐着一个同你一样的人,你们为了失眠而干杯,为了身处迷宫而心照不宣的相视一笑。
张楚说:孤独的人是可耻的。所以异乡中,他们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电影中一边描写东京闪烁的夜景,忙碌拥挤的人群,一边对照两个寂寞游走游走的人,他们像是这个城市的冷眼旁观者,无法融入,却也无法彻底抽离。
电影里有两组对话:
她:你不坐别的位置?
他:我喜欢这里,如果我倒下了,会有人发现。
她:你玩的开心么?
他:你能保密么?我正在策划逃狱,我正在找一个同谋,我们首先离开这酒吧,然后离开这城市,离开这国家。你要参加么?
她:算我一份!我去换身衣服。
他:恩,好,穿件衣服。希望你喝的酒足够壮胆。
电影切换镜头,他依然躺在床上失眠,她衣服坐在窗口看着人群发呆。这只是玩笑。
还有影片最后,他的广告拍完了,准备第二天离开东京,夜里的酒吧迷离闪烁。
他对她说:我不想走。
她说:那就别走,留下来陪我。我们合一个爵士乐团。
两人相视一笑。
最终他还是离开东京,最后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她,只是说一声:Hey,you!两人拥抱在一起,亲吻,拥抱,离开,他说了一些耳语,影片没有交代。但是两人都释然地微笑。
这就是结局,他回到车里,对司机说:“all reght,let’s go!”
导演索非亚·科波拉师出名门,他的父亲就是拍摄《教父》系列的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相对于他父亲善于控制大场面,宏观叙事而言,她更善于捕捉一些人物的内心,一丝微笑,一个眼神,都控制得相当到位。有人说这是部女性电影,我觉得评价比较到位。
这电影比较闷,不合适喧闹中观看,也不合适看惯了大片,对一波三折的剧情情有独钟的人士观看,也不适合白天观看,最好是凌晨2,3点,你同样失眠,同样因为身处迷宫而不能自拔的时候,看一下,不能治疗你的困境,却因为有同类而有效能得到缓解。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www.4155.com-www4155com新萄京娱乐网址『首页』发布于模特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   她在一个个睡不着的夜晚坐在东京一个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