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大概每七日做梦,不过有叁遍在清醒梦的心

2019-11-04 05:02 来源:未知

深圳。中心城的金逸电影院。排了好久才买到第一排的位置。后仰,一个不舒服的姿势加剧了看这部电影的眩晕感。一个科学与宗教都难以解释清楚的领域,一个人人有经验但缺乏逻辑性的理论阐述的人生部分,一个节奏紧张的任务式故事,一个越来越有味道的莱昂拉多(从血钻开始我发觉了他身上的味道,沧桑、宿命、冰山与火焰的矛盾体,与我一直粉的刘青云越来越有异曲同工之妙)。

图片 1

 

你飞过吗?除了热气球空旅、蹦极或高空滑翔外,你试过像鸟儿一样,从高空中向下俯瞰一切吗?当楼房和树木的顶端逐渐变小,你越来越轻,轻到抓不住自己,任由身体在空荡荡的安静的天空里,缓缓划过一片片的土地。

我曾有过多次清醒梦的体验。就是在梦里知道自己在做梦,从而获得现实与梦境交织的奇妙体验。(这种体验来自于一本修真小说的模仿:《神游》,实际上是灵魂出窍的初级练习课程,不过有一次在清醒梦的体验时发生了可怕的事情,就再也不敢继续下去了)也有过梦中梦,就是梦里睡着了,然后又做了个梦,结果要醒两次才能回到现实。至于突然向下坠落的醒梦方式,这个应该是大家都有的体验,突然惊醒的时候会感觉自己突然下坠一样。

做梦吧?对,我在做梦。

 

这不是搞笑,我确实在梦中体验到这种感觉。与一般梦不同的是,我是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在梦中,享受甚至设计了这个过程。

拍电影的人,或者写小说的人,喜欢把观众读者的一些真实体验掺杂进去,带给你一种似真似假,似梦似幻的神秘体验,这个是艺术的一种技巧。不需要较真,毕竟不是科普教材。

这真的不是一篇科普或实操指导文,只是记录了一些有趣的个人感受。白天里,我如同大部分人一样,平凡、无能、怂,可是到晚上,一旦做了清醒的梦,我实实在在是这个虚拟世界的主人,自行加戏加技能不在话下,几近无所不能。

 

据说,人人都会做梦,只不过有些人醒来就忘了,从来不知道自己做过梦。而我虽然认人脸、背单词的能力都不怎么样,但用以放梦的那个记忆抽屉倒很是灵活。所以,我几乎天天做梦,就连午休在椅子上打个盹儿都能做个短片来,更别提可以连着好几天做完一个连续剧梦。

从一个故事来看,主题够神秘,理论框架设计的还算逻辑严密,主角很有劲,节奏够紧张,画面与剪辑都非常流畅完美,音乐大气磅礴,作为一部电影,你还有什么期待?

我曾以为大家都是这样,直到后来,有个朋友十分激动地告诉我,她昨晚做了一个梦,感觉太奇妙的时候,我才知道做梦这件事居然对有些人来说是奢侈的。

 

若只是做梦,倒也不罕见。不过当我渐渐发现自己能够在梦中清醒,适度控制梦的走向,选择并体验不同生活的时候,夜晚的世界就好玩多了。

当然还有一个方面,是我们从小喜欢做的语文题目,那就是中心思想,表现了啥,弘扬了啥。。正义?这帮无法无天的商业间谍;集体?一个为了一己私利拖兄弟们下水的混球;国家民族?扯。。社会秩序?一个持假护照的罪犯。。除了钱和刺激,稍微“高尚”点的主题也就是爱了,而且是我们曾经定义为自私的那种狭窄的爱,他不爱国不爱正义,只想回家,只想抱抱他的孩子,弥补他对妻子的愧疚,当然也许还有职业道德。

说起来,最开始在梦里有清醒意识时,是这样一个画面。我妈穿着蓝色的裙子在做饭,我在旁边玩耍。玩着玩着,我突然想到,不对,我妈这发型还是几年前的样式啊,而且我中午哪有时间耍!难道不应该是赶紧吃了饭睡一会儿就立马要去上学么?想来,这就是清醒意识的乱入(约莫因为好好学习的执念太深)。接下来,我傻乎乎地问梦里的我妈,“我是在做梦么?”她笑了一笑,刚要回答,我就醒了。

 

我把这件事讲给朋友们听,他们一致认为我做了个噩梦,有一种说不出的可怕。我起初也觉得有一点惶恐,毕竟我是一个很讲规则的人。现实就清醒着过,做梦就好好的混乱着,要是做梦也清醒,似乎是不太符合正常的习惯。

我们要牺牲的东西,永远是西方宣扬的主题。他们的主人公一个个都是自私自利,一个个都不够伟大,不会为了国家集体牺牲家庭、爱人、亲情。即使为国家打战,他们也是为了那些自私的理由,他们是为了自己的家人去留血,而不是为了国家。。国家地位之低,政府名誉之差,在资本主义的西方,真是令人发指。

但自此之后,我开始在有些梦中偶然地清醒过来,有意识的判断自己是否身处梦境。再之后,我发现,可以通过自我暗示来控制梦的导向。再再后来,经历了若干清醒梦,我不得不承认,这感觉真不错!

 

清醒的梦里,你可以获取现实中难以达到的自由程度。因为你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完全不需要考虑什么责任、后果、未来,甚至逻辑。平时想都不敢想的事,在光怪陆离的梦里发生再正常不过。做梦都不荒唐,你还想什么时候放纵?当然,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当你能够控制这个梦,决定它的走向,给自己加各种技能和设定,以最轻松的心态获得最不同的体验时,就是新世界的大门以一种别样的方式开启了。

可这些自私的家伙,总是会打动我们。因为爱。我们被植入了好多逻辑奇怪,理论虚弱,但防守者强大的梦,这些梦让我们混淆了是非,淡泊了善恶,混混噩噩疲惫不已。只有这些狭窄的,自私的爱,让我们知道,我们不是做梦。

在平时压力颇大的时候,我更高几率梦见自己在空中飞翔。如果这个梦有清醒意识的参与,我会暗示自己来获得更好的享受。比如,我告诉自己,我正飞过一片森林的上空,脚下是沙沙作响的树叶,当我向上升起时,那些树尖会变小,而我能看的更远。越过一座大山,掠过一条静谧流过的河,眼前只有无边无尽的田野,还有空无一物的远处天空。奇妙的是,梦中的景色真的会随着我的想法改变,没有任何突兀,是那么自然。而我,也在这个梦中,抚平了焦躁不安,感受到平静和安宁。

 

除此之外,我也会“导演”一些反现实状态的梦。

有一人爱你,便是天堂。有一人去爱,便是乐土。

举个栗子。有一天,我睡前看了会儿新闻,是关于校园欺凌的,然后就做了这么一个梦。

 

我是一个插班生,坐在教室里,旁边分散坐着三三两两的同学们。上课的铃声响了,老师没来,教室里十分吵杂。“不求改变别人,只要做好自己”的性格使然,我就算不满,也努力压制着,独自认真看书。突然,有人走过来,扯走了我的书,说了几句刺耳的讽刺,很快,又有人过来,把桌上的杯子推到在地上摔碎了。我生气的站起来,周围的人却一阵哄笑,面上统一挂着幸灾乐祸的表情,甚至有的人还过来叫嚣推搡。(我梦中的细节还蛮丰富。)

爱是你我的图腾。梦会变,爱无限。

就在我无力而气恼的这一刻,清醒意识突然跑进来了,就像一个水泡在脑海里“砰”的破了。

不对,我早就毕业很久了,根本没在读书,我是在做梦!这一下,我顿感心底一松,毫不犹豫就决出了此梦的自我设定——一个无所畏惧的英雄。没错,我是一个插班生,但是我一身武艺,所向披靡。这个自我暗示一出现,画风顿时逆转。我向前一窜,如我想象中一般稳稳腾空而起,又落足桌子上。对准那些露出“你奈我何”笑容的可恶面庞,就开始了“惩恶扬善”的一顿猛揍,左勾拳、右勾拳,飞起一脚正中脸。公共场合喧哗,打!不好好学习,打!欺负好好学习的同学,打!(画外音,不晓得为什么我对学习的执念那么深,也没上得了清华北大)。一个一个揍过去,刚才还冷言冷语,尖酸刻薄的NPC们就这样哭嚎成了一片,在我大喝一声后,又赶紧安静了下来。我,站在桌子上,纵然身姿娇小,但脸上却已然带上了王者之笑。

当然,我不是鼓励暴力,不过,在梦里实现了某些时候某些场合下内心的os,又好好的感受了一把王者无敌的感觉,甚爽。值得一提的是,醒来后,手脚也似乎变得灵活了一些。

再来说个“大场面”的。

梦中,我正在一个类似皇宫一样的古建筑里面溜达,突然,身边莫名其妙多了很多人,穿着统一的黑衣,四处搜罗什么,不远处,一个带着孙女的大爷被几个人黑衣人围住了。我走过去,听到一个黑衣人在呵斥那大爷,问他有没有看见什么东西,大爷连连摇头,小孙女被吓得哭出声来。这时,一个黑衣人突然看到了我,快步向我走来,我心里一惊,本能地转身就跑,谁料身后的脚步声更快了,眼看就要被抓住,突然,我清醒了。

鉴于此梦的环境太过超凡,没花什么时间,我就知晓自己在梦中。可是,即使是梦,身后急促的呼吸声那么真实,心中的畏惧也没有减少太多。故而,我立马做出了第一个设定,眼前有一条河。我扑通一声跳入河中(别问我古建筑里面为什么有河,危急时刻哪里顾得上那么多!我在现实中还不会游泳呢),捏着鼻子沉下去,憋了好一会儿,几个旋转后从另一个出口冒了出来,甩掉了身后的黑衣人。

获得喘息时间后,我意识到这是一个大手笔的梦,于是略微深远地计划了一下走向。我的自我设定,一个轻功顶尖的侠客(即使知道做梦,这么多面目凶狠的黑衣人还是很吓人的,正面战就免了),和黑衣人争夺时间,比他们更早找到神秘物,等待组织的到来。当然,这个组织会不会来,我也不太确定。于是,我就在取景宏大的梦境里上蹿下跳,在房梁屋顶间搜寻,在树木间跳跃,搜寻着谁也不知道的那个神秘物。其中,还穿插了一些向黑衣人扔点小石头、设置阻挠什么的,但也是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虽然能设定自己相关的技能和场景,但是其余的梦境人物还是会有自己的线路在走,也需要我随时调整。后来,组织真的来了,来了一群明明不知道是谁但是梦中就是觉得认识的人,唰唰地跟黑衣人打了起来。而我被组织老大委以重任,混乱中继续寻找神秘物。可惜的是,这之后没一会儿我就被闹钟唤醒了,颇有些遗憾,那个神秘物究竟是个啥?

此外,还有类似“自己明明不会骑车、不会溜冰、不会跳舞,在梦中无耻地自定义技能全满,不经过努力而获得体验”的清醒梦。

不过要说明的是,并非每一个梦都是清醒梦。能在梦中确知并思考还是一个看运气几率的事,而且,梦中设定自己容易,设定别人目前还是有些困难,就像我上面也提到的,梦境里的NPC有自己的随机路线在走,即便自己无所不能,也会有无可奈何。所以,梦境的结果可以导向,但并非既定。

更多时候,我还是在混混沌沌的梦里。做了开心的梦,笑出声来,做了倒霉的梦,也会被虐得鸡飞狗跳,而有的时候,还会做一些触动人生感悟,让我醒来久久深思并记下来的梦。

不管怎么说,睡觉占据人生很大一部分,做梦甚至控梦为这部分人生增加了光彩。梦境的光怪陆离、丰富神秘给了类似我等平凡人更多人生体验的可能。况且,谁能讲清楚,白天和黑夜,究竟哪一个才是真实的人生呢?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www.4155.com-www4155com新萄京娱乐网址『首页』发布于模特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本人大概每七日做梦,不过有叁遍在清醒梦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