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各类影视文章中被谈到,被生活的重压碾压

2019-10-03 11:03 来源:未知

最近人的孤独好像成了一个终极命题,在各种影视作品中被提及。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中孤独是一座花园,但其中只有一棵树。
《刺客聂隐娘》中青鸾舞镜,死在陌土,没有同类的孤独。
《踏血寻梅》也踏上了一条寻找受虐者、施虐者内心孤独的路。
最近因为陈楚河综艺节目里少爷脾气遭炮轰,看到了一篇他讲述他父亲的文章。
陈启礼,台湾竹联帮的前帮主,最不像大哥的大哥。
他说他父亲陈启礼,小时候被父亲严格的对待,没有兄弟无法倾述,很孤独,于是走上了寻找兄弟的路。
于是我常常又想,像我们这一代的独生子女,都说我们是最自私的,甚至在很小的时候就拒绝有亲身的兄弟姐妹,然而成长之后,这种血缘上孤独感可能是深入骨髓的。
体现在每个人身上,表现又不一样。
有人会享受孤独,寂寞着、疏离着。
有人害怕孤独,会去拥抱温暖,付出惨痛的代价,依然甘之如饴。
有人被孤独打败,沉沦,甚至寻死。
更多的人可能选择在孤独中互相取暖。王佳梅和丁子聪本可以这样选择,但最终他们一念之间决定一起毁灭。
有人说他们完成了一场救赎与自我救赎,死亡是王佳梅最好的归宿,不然她就会跟她家姐一样,继续在泥沼里过着不是人的生活。丁子聪为了成全她,不惜用一生的自由去救赎他。
我能理解有如此想法的人,却不能赞同。对于生命有着敬畏的人,救赎的应该是精神,而不是精神甚至肉体的被毁灭。
之前了解过一个神秘的邪教组织——美生会。他们相信17岁之后,人就不美了,死了是不能去天国成为天使的。所以在十六岁之前都会死掉,佳梅说她信教,我不禁不联想到此。
信仰是很奇怪的东西,没有信仰会走向虚无主义的死路,有了信仰一样会被信仰蚕食。
这也许是人不得不孤独的症结。
一篇胡言乱语,献给昨晚被分尸碎肉惊吓到的自己。

王佳梅死了。
许多人还活着。但跟死了没太多区别。
活着是行尸走肉,死了是一具尸骨。
活着太累,所以王佳梅说我想死。
被孤独碾压,被无望碾压,被生活的重压碾压。
直到被碾成碎尘。从精神到肉体。
16岁。豆蔻年华,本来是应该肆意挥洒快乐的年龄。
 臧警官不只是在寻找凶杀案后的真相,更是在寻找生之意义,死之意义。
丁子聪,王佳梅,李慕容,臧警官……活着的人不知道为何而活。只是为了活着,挣钱养家糊口。
被欲望驱动着,像个陀螺停不下来。
每个人都可以从影片里看到自己。
就像臧警官在寻找真相的过程里看到他自己。
丁子聪是杀人凶手吗?
他只是帮人解脱。想起了《感官王国》,两个人在高潮中死去。
他是王佳梅的镜子。
所以他们聊了一夜不瞌睡。
像大海上两只孤舟,相遇,做爱,毁灭。
丁子聪为什么不选择死去?只是故事没法圆下去。他也不想活着。
年少时有时候我也有想死的冲动。只是后来给自己一个活着的理由——修行。
总要给自己一个出口,这样陀螺才会转下去。
配乐很赞,压抑沉重。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www.4155.com-www4155com新萄京娱乐网址『首页』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在各类影视文章中被谈到,被生活的重压碾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