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梅变了,活着就会想更好地活

2019-10-03 11:03 来源:未知

图片 1

               负重
    “因为活着会累,活着会痛,活着就会想更好地活。”
    踏血寻梅,因为踏着无辜少女王佳梅的鲜血,寻找真相的步伐是如此沉重。随着一步步的追寻和深入展开的,不只是一件骇人听闻的奇案,更是关于孤独,关于生命,关于人,关于存在的透视与追问。
    王佳梅是负重的,懵懂的青春少女,怀着对一切鲜亮遥远的事物有着美好的幻想,来到香港之后却背上了现实的包袱。狭窄的斗室,贫瘠的生活,支撑不起一对四千块的耳环和一个模特梦。M记的小时工,失败的模特面试,狼狈的当街推销,不如一次援交,能让闪亮的耳环瞬间挂上耳朵。可有了耳环还想活的更好,还想要爱情这种虚幻的粉色泡泡---然而浪漫是一刻的,她终究是个玩物。
    王佳梅自始至终都是香港七百万人口里形单影只的漂泊者,暴露的裙,秾艳的妆,略显稚嫩的脸,隐现在闹市滚滚的人流中,黑沉沉的大眼睛没有定焦----她一直都想要更好地活,她信了主,她时时带着圣经,她很年轻,她很美,她有很多梦-----但是她的生活是与男人重复着上床,她在心仪的男生眼里其实是垃圾,她甚至无法自问未来,她活的不开心,她活的累,活的痛。
    丁子聪是负重的,背负着命运带给他的重担,一张丑陋的脸,低微的地位,破碎的家庭,倔强封闭的性格,仿佛阴暗角落黑漆漆的苔藓。丁子聪的生活只有过两道光,第一道是慕容,一场注定未果的单恋,带着转瞬即逝的沉痛的美。第二道就是王佳梅,他最终用自己的双手,扼死了她,将这道光永远留住---这个少女和自己一样孤独,一样迷茫,一样累和痛,所以才不怕死,所以才想死,因为天国没有孤独和迷茫---丁子聪深刻懂得并厌恶着生命的沉重,所以才想替佳梅去解脱这无解的沉重。
    臧sir是负重的,他背负的,与其说是想将案件刨根问底的疑惑,不如说是一种自我完成式的执念,因为这执念,是他这个孤独男人生活的支柱和动力。每到案发现场即拍照,家里的墙上贴满照片,用探案填补生活的空虚;因为孤独,用滚轮给收养的猫按摩,因为思念自己的女儿,给王佳梅的父亲发短信……
    在全片的最后,整体色调变亮,王佳梅走了,但其他人的生活还在继续。王佳梅曾经寄托美好希望的彩色女孩相片和王佳梅的黑白遗像挂在墙上,姐姐的孩子出世,又是一个新生命的延续。臧sir也重拾了家庭的温暖,和前妻女儿一起出游。
    他在王佳梅家再一次留下自拍,画框里也不再拒绝其他人。
    生活还在继续,生活终将继续,即使累,即使痛,即使负重,也要更好的活。

为什么丁子聪会相信第一次见面的人说相死还愿意帮她?
佳梅变了,活着就会想更好地活。因为他们都是被这个社会逼到尽头的局外人,他明白,他怜爱,所以他杀了她。

了解佳梅的死首先要明白两个问题:
为什么要缓交?
很多人都以为佳梅去缓交是为了赚钱,但家姐对臧sir说“佳梅并不是帮轻家里才退学,她说过想赚多点钱,佳梅变了,自从来了香港之后,什么都藏起来,妈妈也变了,来了香港之后人老了好多。”佳梅去缓交的确是为了赚钱,但她赚的钱并不是为了家里。
她要用钱买认同感。
作为新移民,佳梅一口变扭的广东话连她的朋友都会嘲笑她,在家里上一秒明明还戴着母亲的朋友送的耳环,下一秒就说要还给人家,只是因为那耳环是贵价货,她连说不还的底气都没有甚至连发脾气的资格都没有。一心想做模特的她满怀希望去面试,明明其他面试者不是肥就是丑可还是没有被签下,为了赚钱一天打两份工,每天辛辛苦苦赚的不多,如果此时有一份轻松简单又容易赚钱的工作,你会不会去做?
梦想终会被现实打败,她用床上赚的钱买的第一份礼物就是那对被要回去的耳环,四千多一点都不心痛,她真的那么喜欢么,并不,不然她也不会在做爱的时候随意地扔在了地上,只是想证明给自己看,她也能靠自己挣一口气,有钱就不会被人看不起,有钱就能摆脱家庭,摆脱过去。
佳梅以为有钱就能买到的认同感是靠出卖身体去换取的,缓交少女的身份更加剧了她与社会的隔阂,加大了她与家人的鸿沟,无人可以倾诉,有苦自知,唯一的精神依靠也许就是和老家的生父那几句寒暄。
巴士上臧SIR和女儿的对话
“香港有多人人?”
“七百万”
“沾叔算不算”
“沾叔死了不算”
“那李小龙呢?”
“他死了没有呢?”
“那王佳梅呢”

“原来瘦的人也会有很多脂肪”
整部片最恐怖的部分不是肢解的画面,而是丁子聪话语里面没有一点情感地慢慢说出他作案过程。一直以来他都没有对杀了王佳梅这件事上表现任何的情感,平淡到让人觉得就像是落街买棵菜那样平常,只是这件事是犯法的,所以他应该受到惩罚。
你以为他是反社会人格所以对生命没有感觉?错了,人性还在她心中。只是他把杀人这件事合理化了,帮人解脱这件事本身没有错,错在帮人的手段触犯了法律。所以当他发现自己杀的是两个人的时候,他就崩溃了。

这是一部关于一群香港孤独者的电影。
在我看来,影片中几乎所有人都是孤独的,佳梅、丁子聪、佳梅母亲、慕容甚至是臧sir,在这个社会里找不到懂他的人。

图片 2

香港有七百万人,王佳梅,不算在内。

佳梅对死亡的态度很淡然,从初中便如是。到后来还产生死了也挺好的想法,死了就不用活着,不用面对生活,死后还会上天国。
会有这种想法还不得不提佳梅的宗教信仰,她说自己信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信的?我认为是来香港之后,在东莞的家并没有任何关于宗教物品,而初中就读的是教会学校,那时候她接触到了圣经,她喜欢这段“凡神所造的都是好的,若感谢领受,就没有一样是可弃。”信仰存在的意义在于在困难中能引导人前进,也许是主让她学会逆来顺受,可当她再也扛不住的时候,天国就成了她最后的避风港。
当子聪掐住她的脖子时,她是哭了然后笑了,哭,是为了生活的苦,笑,是因为她看到了天国。

图片 3

王佳梅为什么想死?
17岁的她,自小没有家人陪伴,没有教他什么是爱,可身体比精神走先一步,15岁便初尝禁果,欲望已在身体扎根,心理却渴望着被爱,望着在电梯上肆无忌惮地拥吻的情侣,眼神流露出一丝羡慕回头便瞬间充满失望。他爱上的人只是床上的交易对象,尽管她不愿收钱。不知道佳梅听到李逸朗说不想她再做这行的时候是否有动摇过,最后还是理性地回了一句:“不做,我吃什么?”不是每一个失足少女都能像柳飘飘一样找到尹天仇愿意说出我养你,现实就是李逸朗半夜call佳梅出来就为了证明给他女朋友看“这样的货色我用得着泡?”苦笑着配合自己爱的人,为了证明他们之间的清白。
连失恋都算不上,心痛却无人可倾诉,唯有独自在公园流泪,是啊,这样的关系谁能说得出口,居然对客人动心,你说你是不是傻?
孤独,不被肯定,每天努力地活着可是却见不到光明。
然后她就遇到阿聪,一个同病相怜的人,一个能倾听她的人。
她对他说:
“没有人看到自己是很惨的”
“活着会痛,活着会恨,活着就要每天想着怎样过的更好”
“我很想坚强,但是会累,特别是一个人的时候”
三句话,概括了佳梅在香港的心理状态。
若佳梅没有来香港,也许还是个在老家发发明星梦,看着照相馆的海报梦想着有一天能像海报上的女孩子一样美丽动人的单纯女孩,而不是用满脸淤青成为反家暴的海报模特。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www.4155.com-www4155com新萄京娱乐网址『首页』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佳梅变了,活着就会想更好地活